*妹妹,我不是壁瓜,我不是壁瓜........"

每個星期三,我會開車載以誠到城的另一邊上吉他課。那短短的幾十分鐘車程,是我們母子倆的精心時刻之一。
不知道為什麼,不管他平常如何的緊閉著嘴,但當他一進車子,關起車門的那一剎那,他就好似被念了一句"芝麻開門”一般,使得他的心門很大方的向我敞開來。不用花費任何心思,他便自動地一五一十地報告最近發生在他身邊的大小事。

他會告訴我一些學校的八卦,像是老師的嚴格,同學的惡作劇,還有他看到女同學們集體莫名其妙的哭……這些之類的事。
有時候也會問我一些腦筋急轉彎之類的英文數學科學…..問題。雖然我沒有一次答的出來,但他還是樂此不疲的問個不停。

在車上,他曾與我分享他未來的夢想與計畫,以及現實生活上的困擾與疑惑。

或許是因為開車時候的我幾乎是閉嘴不言,我的微笑與專心傾聽,使得他能很放心地說話。

但是,也或許因為我太安靜了,使得他有時會懷疑我沒有認真聽他說話。
這時他會在他的問句尾巴突然很大聲地插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數學題。
就像這樣:
“……媽媽,如果是你的話,你會怎麼樣呢... 一加一等於幾? 一加一等於幾?”

“……明天我可以去嗎?……. 一加一等於幾? 一加一等於幾?......算了,唉….”

“……..哈哈哈,真的好好笑對不對….. 一加一等於幾? 一加一等於幾?.....你都沒有聽喔"


今天,我們聊完音樂後,安靜一了下下。
坐在旁邊他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我想,我不會當壁瓜。"

(壁瓜?那是什麼?)我哼一聲,表示我正在聽,請繼續說。

“女生大概就比較緊張吧,我猜。”

???
我還是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

“不過,我覺得我不會當壁瓜的…….但是我猜得到我們班有兩個男生一定會當壁瓜的。因為女生都不喜歡他們……還有某某某他也一定不是壁瓜,因為很多女生都很喜歡他………”

我終於聽懂他說著些什麼了。憋到紅燈停時,我忍不住地哈哈哈哈笑得好大聲。

他莫名其妙地轉過頭望著我,問:"我說錯了嗎?”

"沒有,"我解釋:"我只是覺得壁瓜這兩個字很好笑。”

我笑著問他:"你為什麼說壁瓜呢? 男生叫做壁瓜,那女生呢?”

“女生的話,就叫作壁花。不是嗎?”他很認真的回答。






ps:剛剛跟丹尼蘇講這件事。他表情嚴肅地思考著:以誠從哪裡學到壁花這個字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