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是從午一點零三分從學校打來的那通電話開始。

 

喔,不對。應該說是從歌劇卡門滑進CD槽,按下Play,音量轉到-12,熱情華麗的序曲響起時的那一刻開始的。

 

 "啊~音樂。”我跟自己說。

 

我找不到確切的話語來形容我當時的感受...

------發現自己對音樂帶給我起初的感動仍然活活潑潑存在著,這讓我感到快樂。

 

(我不是歐巴桑。)


 

-------發現到熱情的音樂正歡呼著鬥牛士出場時,盡責的洗衣機洗碗機在另一頭發出砰砰砰,唰唰唰地聲音認真工作著,如此不和諧的樂音,卻如此和諧的存在著。

 

彷彿看到浪漫與現實正手牽手彼此微笑對唱著。 

 

(為自己莫名其妙的感動而感動著。)

 

要不是因為以琳要考試,這片CD大概還是壓放在箱底吧。望著凌亂散一桌的CD,我說: 要謝謝以琳~

 

 

我一邊聽著歌,一邊整理屋子,整理相片,貼了一篇遊記,發了一篇噗,看一下mail……。逐漸升高的氣溫提醒我該離開座位打開電風扇並順便動動筋骨,再移動兩三步到廚房喝杯水。啊~水涼涼的真舒服。我看了看窗外那正曬在外頭隨風起舞的衣服,床單與毛毯。天氣很好,一定都會乾的。看一眼錶,一點。決定閉一下眼小眠。

 

然後,中午一點零三分電話響了,是以琳的學校打來的,說以琳不舒服,現在正躺在休息室。我答說會馬上去接她回家休息,學校聽我這麼說有點鬆一口氣的說聲謝謝,就掛下電話了。

 

以琳聽到我來了,慢慢的從床上坐起來,抬起頭用好像小鴨子跟鴨媽媽說話的模樣,說了一聲:媽~

 

(不要說我沒同情心,因在那一刻我的心正微笑著。我覺得能隨時在孩子有需要的時候"變"出來的這個媽媽真是有福。)

 

以琳沒什麼大礙,只是被突然升高的氣溫給熱昏了。我們回到家,一起躺在床上吹著涼涼的冷氣。

以琳張著溫柔的眼睛,認真問: 媽媽,你中午睡覺的時候會想爸爸嗎?

她認真問,我就認真想。

嗯,沒有。我笑笑的反問她睡覺時會想誰嗎?

沒想到她真的會! 她說:

 "我每天都想說哥哥什麼時候會上二樓睡覺,還有把拔根馬麻什麼時候才會睡覺……我都一個人在二樓,黑黑暗暗的,好孤單喔,每次都要等好久才睡著。"

 

明明她在說一件不開心的事,但看著她講話的樣子,我卻很沒良心的笑著跟她說:你真好可愛。並且親她一下,再抱她一下。

 

然後,我就睡著了。 

"聽說",以琳躺在我旁邊很無聊,所以只好也睡著。(想像躺在一旁滾來滾去的無聊樣,好可愛~)

 

後來,一陣雷聲將我打醒。看來典型的布里斯本夏天午後雷陣雨快來了。我趕緊下樓去把衣服收進屋。

 

以琳也下樓了。我們肚子都餓了,才想起午餐還沒吃呢。

 

我們一邊吃,一邊聽卡門。

她一邊聽我隨著音樂說故事,一邊發問,一邊發表感想。(好幸福)

 

下雨了。

我們轉頭看看咻到院子裡地上的巨大雨點。以琳好笑的說: 雨滴好肥喔!(哈哈哈~好妙的句子)

 

然後她想到哥哥下課還沒回來。她一直問我要不要去接哥哥。

 

我搖搖頭,說他下課就該回來,一直要逗留到下大雨我也沒辦法。淋濕了擦乾身體無大礙的。

 

以琳覺得媽媽說得有道理,但是一想到正淋著雨的哥哥,覺得雖有一點點酷卻又有很多的可憐。(真有愛心)

 

接著,以誠回來了。果然被雨淋得滿頭滿身。

他進了屋子,笑咪咪地報告說: 這雨真是太奇怪,我找到地方躲雨的時候,雨就停了。等我走出來時,又啪啪啪地全下下來。後來我就不管了,它要下就讓它去下吧。只是風好大,雨滴會打人耶~~

 

話才剛說完,一陣大雨又來了,好像在跟我們說: 對呀對呀~

 

以琳忽然想到一事,喊: 媽,快,洗車!!

 

對,我馬上將我們那部灰色的車子開出去淋雨。

布里斯本這邊的水很寶貝,家家戶戶都很聽市政府的規定,洗車都乖乖地一桶水一桶水慢慢洗,若誰膽敢用水管接水洗車,不僅會被罰錢,還會被罵浪費的。因為我們家一直到昨天才買水桶,所以你們就知道我們家的車子有多久沒有洗澡了。

 

肥肥的雨滴剛剛好可以把附著在車身堅固的灰塵稍稍融化。抓住陣雨之間的空檔,趕快將肥皂水擦上去。接著第二場雨又下來了,剛剛好可以把肥皂水沖刷掉。接下來就簡單啦,用一桶乾淨的水把車子擦乾淨!!

 

以琳看著我跑來跑去,也興奮地過來幫忙。開車經過我們的幾個鄰居們,都很驚訝地停下車來看我們一下,再笑笑地跟我們揮手說再見。想到我們這部車將是這個社區最乾淨的車子,就覺得很得意。

 

車子洗好了,以琳說:我都忘了我們家的車是這種乾淨的白色。

 

哈哈哈。

 

 

這就是今天我們家發生的許多零零碎碎小小事。奇怪的是,這每一件微不足道的零碎小事都讓我微笑。

 

一直到現在,想了都還會笑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