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

剛剛,以琳給了我一個抱,說: That's OK, mum. I'll be home soon.

看著她上車,砰!(這是關車門聲),

"輕,輕輕..." (這是發動汽車引擎聲),

"滴,滴,滴,滴,滴......" (這是倒車聲),

像小女孩甩頭髮那樣輕巧,汽車已經扶正,上了車道,準備上路.......

"旺,旺,旺,旺,旺......" (阿迪,你也知道了嗎?)

以琳與我隔著車窗不斷地揮揮手揮揮手。好一陣子沒洗車了,車窗上的灰塵不少,但是我仍看得見她臉上開著燦爛的笑。

我是敏感還是怎樣: 駕駛座上的丹尼蘇臉上也笑著,好像是說: 呵呵,今天是我送女兒去日本喔.....

然後,他們就出發了。

 

*真開心

以琳終於要去日本了,雖然只有三周,但卻是他們這些"熬"到11年級且修日語的學生才有的日本文化之旅。

她盼了好久,這回終於讓她等到了。幾個月前就開始每天倒數,開心呢~

我們當然也開心,也有點"羨慕":

"16,7歲時的我們在做什麼呀? " 丹尼蘇昨晚說。

這問句當然要當感慨句來聽,我們都知道在台灣長大的正常答案是什麼。

他才剛加很晚的班回來,坐在餐桌前吃著冷冷的燻鮭魚(應該要來一杯小酒),看著桌上女兒的日本之行日程表,他就感概地吐出這句"16,7歲時的我們在做什麼呀?"。

我呢,心裡想的則是: 我一整天跟"泫然欲泣"拔河的情緒,到底是從何而來?

嗯,我要好好想一想。

 

*想..

一開始是昨天清晨起床時,想著"以琳的日本之旅還缺些什麼? 今天是最後一晚可以準備的了......" 然後,就.. "啊? 什麼? 今晚? 那不就是明天就要飛了?"

雖然女兒每日耐心地倒數給我聽,而我也總是老神在在的這樣笑他說: 你這個小孩子怎麼那麼興奮? (她則會俏皮地輕吐一下舌頭表示"好興奮"是年輕人應有的權利表現)

怎"倒數100天"會這麼快就到了"1"? 是這個"感嘆時光飛逝"讓我泫然欲泣的嗎? (那也太誇張了,是不?)

 

*那就說出來吧..

於是,我接著丹尼蘇的感慨,老實的跟他招了: 今天在幼稚園抱著小娃娃時,眼淚差點掉出來說.....

"發生什麼事了?" 他問。忙了一天沒把工作上問題解決的丹尼蘇以為我在工作崗位上也遇上什麼難題 (小孩子能有什麼難題?)(就算小孩子調皮也是我給他們難題好不好? 哈)

沒發生什麼事呀,就只是突然想到妹妹明天就要去日本了。

"哦,你捨不得啦。"丹尼蘇很快的下了答案。

是這樣嗎?

"每一次都這樣呀。"

哪有?

"以琳第一次參加管弦樂團音樂營那次。"

對喔,那次我覺得以琳好可憐喔,她一個人都不認識,想像著孤伶伶吃著飯,在空蕩蕩的睡房聽隔壁房傳來的笑鬧聲。

"結果根本就沒事,接下來幾次音樂營她不都是好期待。"

對呀,我真是太會亂想了。

"還有,搬來澳洲那年她剛轉到那個小學沒多久,學校就辦了個露營,你也掉眼淚了。"

嗯,那時她好可憐,好不容易認識的同學居然沒有參加。看她一直回頭期待好朋友的突然出現的模樣,還看到人家都三五成群就她一人落單,我就忍不住......

"後來還不是沒事。"

嗯,我沒想到她那時這麼勇敢。

"以琳小學時第一次參加學校露營活動時,你不是還好擔心嗎?"

"那個不一樣," 我說。 突然理直氣壯了起來。

那時她的皮膚狀況很不好,當然會擔心她會不會忘記擦藥,擔心她半夜睡夢中又抓到流血怎麼辦........

說到這邊,我想我明白了那個"泫然欲泣"是從何而來:

早上在幼兒園抱著小娃娃時,我想到了以琳"不久前"也曾經這樣的躺在我的懷裡

想到她這麼小時老愛哭,總黏著我

當年擔心她皮膚的問題,自咎感與責任感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

哪想到這種不用再擔心她皮膚的日子就這樣來到,如今居然開開心心去日本玩了!!!

我是何等的感恩。

那個"泫然欲泣",我想大概有百分之不知道多少的"感慨時光飛逝"

百分之幾的絕大部分的,"感恩的快樂眼淚"。

 

應該是這樣,對吧?

丹尼蘇點點頭。

 

兒子聽到了我的結論,也說了他的感想:

"好美喔,"以誠感嘆:

"你不覺得人對於發生在周遭的事情上有感覺是一件很美的事嗎? 而且同一件事能讓人感到"又感慨又喜悅",好浪漫喔。"

"Life is beautiful." 以誠總結。

1-DSC0576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