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與女兒散步的見證人

*與女兒一同在上學途中撿的粉紅雞蛋花

 

布里斯本天氣漸漸涼了。每天早晨,我陪以琳一同手牽手走路上學

真的是手牽手喲~

 

20分鐘的路程,我們慢慢走

過了那個路名很長很好笑的"卡八喇叭忙個屁"(當然,這是老記不起來路名的愛麗蘇亂亂翻)

接著就會看到那棵雞蛋花,我們每回經過她都會說同樣的話:好喜歡這棵雞蛋花

並且低頭,尋找昨夜掉下來玩的花

草地上,人行道上,有的還順著風飄到馬路上..

"ㄜ~被車子壓到就不好了。"以琳說。

我撿了一朵,送給以琳

以琳也撿了一朵,送給我

 

我們繼續走,一手拿著花,一手牽著對方的手

 

以琳嘴裡哼著音樂,是傳統愛爾蘭的音樂風

"本來不喜歡這種音樂的說,"以琳笑一下,好像覺得自己以前很幼稚:"但是聽久了,我也喜歡了。"

 

 

"你最近的Elegy(哀歌)拉得真令媽媽感動。"

"嗯,因為以前不知道要"哀"什麼~" 以琳又笑了一下,。

最近她在拉一首蕭士塔高維契的哀歌,三拍子的,過去她總詮釋得好像百般無聊地抱著洋娃娃跳舞。

我們討論作曲者可能在"哀"什麼,後來老師說了個很深的看法:憂傷自己的國家

沒想到以琳真的可以理解,她一邊拉著小提琴一邊想著最近讀過的故事裡的劇情

"那現在是因為一邊想著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穿條紋衣的男孩)的關係嗎?"

"嗯。小男孩很可憐,"她點頭。

 

我們慢慢走,pass過一部又一部塞在馬路上動彈不得的車車們

 

下坡,我們經過小樹林

"你知道嗎,媽媽",以琳說:"昨天我們在學校看到你最怕的那個動物喔~"

"媽媽,你為什怕牠?"

"不知道,就是怕,大概是長得很噁心吧。"

"好可憐,長得噁心就被怕......不過媽媽我也不喜歡滑滑黏黏的感覺...."

"啊~那你想當Vet(動物醫師) 怎麼辦?"

"對喔,"以琳想了想,說:"那還是當老師好了。"

 

十字路口站著一群沒有說話伴的上學小孩~

學校就在前面。

 

以琳停下腳步,說:"到這裡就好了。"

我低頭親親她,她也小嘴嘟嘟親親我。(沒說話伴的上學小孩在偷看)

她將手中那朵小雞蛋花交給我,說:

"掰掰囉,媽媽。"

"放學我會跟同學一起走路回家,不要來接我喲~"

 

她轉身,開心的向著學校走去

我,兩朵小小雞蛋花插在心上的口袋,微笑快步走回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