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士蘭青少年管絃樂團 (照片來源:Queensland Youth Orchestra)

 

 

昆士蘭青少年管弦樂團招考團員的前一晚,

" 媽媽,如果我沒有被選上,你會不會不高興?"以琳問。

 

這樣的問句,常常從以琳的嘴裡吐出: 中文期考前的早晨,她問過。小提琴檢定的前一晚睡前,她問過。小提琴比賽前一天的練習中,她也曾這麼問過。

我知道,因為他真的很在乎。

她在乎這段日子的努力是否白費,再乎自己的能力是否真的夠,更再乎的是:

媽媽還會愛我嗎?

 

是不是在預備的過程中,媽媽的臉部不經意地透露出對妳的期望?

我那一兩次的沒頭稍稍地皺了一下,是不是被妳看到了?

還有妳會不會以為,爸爸跟爺爺他們一直一直的拍手稱讚,或許只是安慰性的鼓勵,因為媽媽總是接著他們的話指出還有多少的"進步空間"可以努力?

 

不管是不是真的這樣,我一定要好好回答她這個問了幾百次的問題。

 

嗯,如果妳沒有被選上,我會不會不高興.......? 我複述以琳的問句,認真想著。

當然,妳沒有被選上我怎麼會高興呢? 你想想看,如果媽媽說"耶耶,以琳沒考上,好高興喔"這樣媽媽是不是太壞了?  我笑著這樣問她。

 

以琳知道媽媽挑她的語病,於是換了個問法: 我的意思是,那你還會愛我嗎?

當然。我點頭,並且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那,如果這次沒被選上呢? 以琳又問。

沒什麼呀,明年再來就好了。

 

但是........ 我好不希望fail喔!  以琳接著開始擔心自己的能力了。

"你已經很盡力了," 我說:" 想想看評審老師一整天坐在那裏聽你們拉同樣的曲子一遍又一遍,那是多辛苦的事。不要去想考試了,就當作你是個entertainer,給他們微笑,讓疲倦可憐的老師們能好好的享受你送給他們的快樂音樂吧。

 

"可憐的老師",這個想法讓以琳笑了。

那我就去讓他們relax一下好了。 以琳很偉大的這麼說。

 

她帶著微笑閉上眼睛,猜她會有個好夢吧。

 

結果

 

她那晚做了可怕的噩夢,夢到她曲子才拉一半就被評審老師揮手趕下台。

可憐~ 她真的好再乎"別人"的感覺。

"以琳,主耶穌與你同在喔," 我提醒她說:" 你的音樂恩賜是神給的,今天你就把這些日子辛苦練習的成果送給主耶穌,祂會很高興喔~"

以琳點點頭,小聲說:" 嗯,拉錯了主耶穌也不會笑我。"

 

考場上,氣氛好緊張。每個人都帶著人前來陪考,大部分是父母,老師來陪的也不少。由於我是義工,以琳只好自己進練琴室選個角落自己努力。看到瘦瘦小小的她吃力的推開琴室門,我為不能站在她身邊為她打氣感到有些虧欠。

 

P1030155.JPG

*快輪到以琳了,她一個人安靜的坐在那等評審老師喊她的名字

 

還好,最後丹尼蘇終於趕上了。

 

以琳抬頭看到爸爸,居然抬起手對著爸爸輕輕揮手微微笑,好像好久不見的樣子。

 

丹尼蘇走向前,給她一個擁抱,並在她耳邊低聲不知說些什麼,而以琳只是微笑點點頭。

 

過一會兒,老師開門喊了她名字,她頭都沒有轉過來看我一眼,就自己一個人走進去了。

 

好勇敢,以琳。

 

P1030162.JPG

*離去前,來張到此一遊吧(能到此一遊就很厲害了,以琳)

 

 

後記:

這篇是上個月考完試後的紀錄。

依照蘇家"只問努力,不問結果"的原則下,我們在還沒放榜的時候就全家出去吃大餐慶祝了。

結果把我努力減掉的體重,連本帶利又添上來

 

嗯~

已經放榜囉

答案是:

 

恭喜你,以琳。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用絲弦的樂器讚美祂!"( 詩篇15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