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261.jpg

*熱鬧的野餐桌跟人。(2009,父親來訪,南岸野餐)

 

 

昨晚飯桌上,一家和樂融融

 

丹尼蘇說到他在公車上睡著了,睡到腳都開開的,隱約中感覺到右膝蓋一直碰到旁邊那個女生,猜那女生大概也睡著了。

以琳說,今天好熱好熱,班上開了一整天的冷氣: 你知道嗎,家長會對我們好好,出錢讓我們吹冷氣。(女兒,家長會就是學生家長啦)

以誠說,今天考製圖,他拿到世界上最爛的製圖版跟最皺的製圖紙,排除萬難地把試考完。

我說,今天我們家的揉麵機壞了,所以你們現在吃的大鍋餅是我徒手揉出來的,厲害吧。

 

飯飽茶餘,

以誠在笑鬧中跟我們狗屁"討論"最近父母管教他的尺度讓他有多心悅誠服

我隨口問了以誠: 有沒有人說你很愛辯?

有啊,我知道我自己就是呀。他說。

"像有一次

老師誤會我上課說話,我沒有哇,

我只是借同學筆這樣而已,他就說: 以誠上課不要說話。

我就跟他解釋: 我沒有,我只是借他筆而已。

老師就說: 不管怎樣,上課都不可說話。

我又說: 所以就算是幫助同學的人都是錯嗎?

老師就說: 以誠,我不喜歡你的態度。

我就說: 我也不喜歡你的態度。

然後老師沒說什麼就繼續上課,大家也繼續聽課。"

 

聽到這裡,

妹妹對哥哥哇哇叫,說哥哥對老師的態度太過分。(謝謝以琳)

以誠覺得自己有一點倒楣,說"是媽媽你問所以我才說的,我並沒有炫耀的意思!"

忍住對兒子長篇大論的衝動,我轉頭看丹尼蘇,請他說幾句話。

我可以感覺到在丹尼蘇回望我的那一刻裡,他正上天下海的辛苦尋找適切的話語,(說不定還加上禱告)

一秒後,他給了兒子一句"with all due respect",

再加一個千言萬語的眼神,那種"我知道你被誤會很委屈,你也知道我們會說什麼,請你自己要好好想一想"的眼神。

 

他有沒有認真想這我不知道,但我卻想很多

我想到在他年幼話都說不清時,我常常這樣鼓勵容易氣餒的他: 不要那麼快放棄,把你的想法說出來。

要不就是很沒同情心的這樣跟他說:"不要只是哭,想辦法用理智來說服我。"

"就算最後無法如願,最起碼你已經試了," 我經常這樣安慰他,語氣時堅時柔。

 

當他第一次提筆寫信給老師為同學申冤時,我還讚美他說這就是"stand up , speak out" 的勇敢行為。

 

所以,今天他有這樣好辯的言行,我多少也該負點責任的。

 

睡前,我找他談,

他說,他知道自己的態度不對,但是又不想再被誤會,由於班上有位愛說話同學聲音跟他很像,他被誤會了不少次,這一次他覺得忍無可忍了。

 

那你覺得要怎麼做可以把自己的意思說出來,又能做到"respect"? 我問。

 

他想了想,點點頭。

 

 

嗯,孩子,媽媽對你有信心,你會成為一位談吐舉止都合宜的好青年。

 

 

一定會的。

 

 

 

 

 

*溫柔的話,是生命樹; 乖謬的嘴,使人心碎。(箴言 15:4)

*務要尊敬眾人......。(彼得前書 2: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