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突如其來的發燒,把我原本想接著紀錄下來的東西給蒸發得差不多,(所以剩下的是精華,哈),本來想要感性地寫這一篇說,但是……沒辦滑,靈感已經不見了。好了,不多說了,下面是有點瑣碎但我覺得一定要紀錄下來的點點點:

最早來探訪我的是李牧師。大約是清晨七點半的時候吧,當時我正躺在床上被護士們服侍著作準備進手術房前的工作,我的手機忽就唱起來了。我只答個牧師您好,就將手機轉給丹尼蘇,讓他們兩個人去講,因為我….我怕他們會很沒良心地突然給我打針下去>_<
大家還記得我說要帶手機去發簡訊是吧,沒想到這一通電話說完,手機就必須關了,因為病房儀器太多,怕會受干擾。

出了手術房後第一位來探訪我的還是李牧師。真是厲害,在我麻藥還未完全退去時,他就出現了。我只記得說:好痛。然後他就禱告,不記得我有沒有說阿們他就離開了。

後來,床旁的電話響起來了。鈴鈴鈴,鈴鈴鈴,聲音好清脆,不刺耳,很好聽的。可是我的手完全完全沒有力氣舉起來。我就心裡面說:”喂~~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知道你是一位正關心著我的朋友,謝謝你打電話給我,我很好。再見。” 好玩的是,鈴聲就停了。感覺好像是心電感應喔!

晚上,是我最開心的時候了,因為丹尼蘇會帶孩子來見我。這三張熟悉又笑咪咪的臉,看得好舒服。孩子們對於我身上的管線都很好奇,也都想看我的傷口,可惜都貼住了,連我都不知道長成什麼樣子。但是以琳不喜歡我的鼻子,因為我的呼吸不是很順暢,還揷著氧氣管。當第二天氧氣管拿掉後,她很開心,說這樣子好看多了,要不然覺得媽媽好像病得很嚴重的樣子。

以琳帶了兩個動物玩偶,演著幾齣只會說哈囉哈囉一種台詞的戲給我看。後來,她還給了我三封她與她的好朋友們各寫的信給我。我很驚訝,在她的好朋友中筆下的我,簡直像是小說裡面的那種媽媽--微笑溫柔輕切,又有好手藝。嘿,沒想到我的形象著麼好哇。(這都要謝謝以琳的宣傳啦)

當護士說我可以試著下床走路時,以琳自告奮勇地說她要牽著媽媽的手走路。她扶著我,配合著我的腳步一步步地在醫院逛逛。她不時地抬頭笑咪咪跟我說話,並問我會不會累。後來她講了一句話,我覺得好可愛。她說: “媽媽,你現在身上有醫院的味道。你本來的是太陽的味道。”
太陽的味道?? 人家不是說母親像月亮一樣嗎? 但我卻是太陽。
哈,我喜歡這樣的形容詞。感覺好溫暖喔。

每一天,都有人來探望我,這些人我都要好好的紀錄下來。為了隱私權,以下我就用他們帶來的東西來代替吧:
吳好大顆葡萄,李洗乾淨葡萄,鄧我都沒吃到包子與叉燒肉,奧立弗菊花加蘋果派,孫軟綿綿很成功戚風蛋糕,林他老婆做的廣式月餅,李好清香番茄豬大骨湯加銀絲卷,ECE香水百合加超感心卡片,雪麗香脆以為是炸的烤雞加番薯羅蔔乾魚鬆與粥還有紅燒魚,范兒童主日學我會一輩子珍藏卡片,祕好美麗姬百合,珍妮很補雞湯,張都是圓的五色水果,余好大一鍋真是好吃羅蔔糕,蔡一通電話緊急送到束腹帶,以及 黃想也知道是給誰的糖果兩大包。

以琳說:媽媽生病,好多人給我們吃的。以誠聽了就"喂!”一下以琳,意思是說怎麼可以只想到吃的。我提醒以琳,這些人都是因著愛心,知道我們有需要(也就是說他們都是剛好知道這個家只有我會煮東西啦)。這件事我們要記起來,以後如果也有人有需要的話……。
“我們也要給人家吃的。”我還沒嘮叨完,她就接口答了。
好,她這麼說,我就繼續嘮叨下去:
“有一些人沒有來並不代表不關心我們,還有一些人都為媽媽禱告呢,這些人我們也要感謝。”
“對!” 她用力地點頭,看來真的是很同意的樣子。

上一篇我說到半夜看到天使的事,或許有人覺得就是眼花而已~
但若我說,上面這些人都是天使,像雲彩般圍繞著我,相信沒有人會反對是吧~

你們知道出院前最後一位來看我的是誰嗎?
又是李牧師!!!(忘了提,還有師母)
他真是太強了,真的是"從清晨到夜晚”呀~~


批ㄟ斯:”從清晨到夜晚”是一張基督教詩歌的CD名字。
再批ㄟ斯:
下一篇就是這一系列的完結篇了,名字叫: 乾扁四季豆與炒蛋
玩一個遊戲好了,猜猜看內容跟什麼有關?
(題目照抄者無分)
(對啦,當然有獎)
(哎喲,當然是答對才有獎,暈倒)
(但是,只限留過言的人喔)
(嗯,還沒想好獎品是什麼ㄌㄟ,拍謝)
(還有,請繼續為我們禱告,特別是蘇郭郭(就是丹尼蘇啦),他最近真是太太太太忙了,他一定一定要健康)
(要不然,下一篇不知道要等什麼時候才出得來。)
(說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