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我在夢中哭醒,哭得可真傷心哪,眼淚都流出來了.....

單尼蘇有些擔心,以為是開刀的事煩惱著我。其實不是,都是那個夢的關係。

好了,跟大家說我們的近況:

昨天我們去見了專科醫師。醫師說,子宮要拿掉,好。卵巢有囊腫也要治療,好。要繼續吃藥,好。開刀的日期就九月十日這一天,好。要住院三天,好。寄給你的開刀注意事項手冊要讀,好。(單尼蘇讀到這裡忍不住發言說,人家他說話不是用簡單命令句好嗎?)(好啦好啦,朱到啦,我就比較誇張啦。)

我本來就是那種懂得尊師重道的人,相信醫師的專業,在加上.....這些天我真的是受夠了。
每天這裡酸那裡痛,天天又吃又睡又沒運動,簡直是病豬一條!!!
醫師說的話我都乖乖地聽,因為我要健康。

單尼蘇他跟醫師好像是好朋友一樣,兩人一見如故地有說有笑。那時,虛弱的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彷彿開刀就像是拿一把鑰匙把房門打開掃一掃再關起來如此而已。
單尼蘇後來說他覺得這位醫師很好,很親切,很值得信賴。(是喲是喲,當你跟他說省了結紮這事時,我也聽到他的哈哈聲了。)



回家跟小孩子們說了開刀這事,他們也都說好,但又有一點點失望---這下子真的不會有新弟弟或新妹妹了。(喂!你們要幫忙媽媽正面思考不是嗎?)"聽話懂事"的他們開始研究那段時間可以輪流買什麼外食來吃:漢堡, 薯條, 披薩,....(喂喂喂....),接著單尼蘇也加進來說些無厘頭的有的沒有的,把整個氣氛炒得彷彿媽媽就要去渡假我們大家都來慶祝。

就這樣,我的心情被維持得好好的。
晚上跟台灣的大姐通過電話,接著去沖澡,聽到水嘩啦啦的聲音,突然感到好孤單。莫名其妙地眼淚就滑下來了。

同時,我想起下午時以琳清清亮亮地安慰話:媽媽,以後你每天都可以放心睡覺,要游泳就游泳了。

.......................
.......................

開刀的日期已經定了,感謝主,真的來得及去欣賞音樂劇"貓"。謝謝邦尼的禱告喲。
也謝謝為我禱告與鼓勵我的每一位。

還有,謝謝好朋友送我的 精神百倍太楊花。

這兩天我的耳朵怪怪的,聽到嘩啦啦的水聲或哐啷啷的炒菜聲都會想掉眼淚。(這好像是逃避作家事的好理由喔~~)真是奇怪哪


祝大家身體健康,平安喜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