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你有沒有什麼願望是真的實現的?”
以琳邊擦著藥膏,邊問我這個問題。

我知道,在她小小的心中有個很大很大的願望,等待著實現。

早晨,
我們起了個早。一路上交通順暢。有個很好的停車位等著我們。護士笑咪咪說早安……一切都很順暢不是嗎?
照光前,依照慣例護士都會問:這個禮拜皮膚好嗎?有沒有異樣哇?
於是我提到以琳身上好像有被蚊蟲咬到或是什麼小蟲子爬過身子而引起疹子的痕跡。
護士仔細檢查後,請了專科醫師來再確認……
我這才知道,這不是被什麼蚊蟲親到的,而是Shingles
(這是什麼,聽都沒聽過,醫院這裡也沒有英漢字典可以查單字)
醫師用簡單的話解釋:Shingles是水痘病毒的一種。
怎麼會這樣? 長過水痘的不是就有免疫力了嗎?
“是,也不是。”醫師這麼說。
???
醫師與護士耐心的解答我的疑惑:
“……因為以琳的免疫力較差,使得病毒有機會侵入並顯現出來,而成為Shingles……
…….其傳染力與水痘相同,所以必須留在家裡以避免不小心傳染給孕婦…..”
……..按時吃藥,擦防止發炎的藥膏,估計約10天就可以好了。”


不能上學,以琳有些失望。
她一邊擦著藥膏,一邊叨叨念著一堆”想上學”的理由:
想跟同學一起游泳,擔心自己沒有學到同學正在學的好玩東西,不想第一堂的合唱團練習就缺席,覺得Amy很可憐因為不知道下課的時候她要跟誰玩……
接著,她就問了我那一句:
“媽媽,你有沒有什麼願望是真的實現的?”

我知道,在她小小的心中有個很大很大的願望,等待著實現。

我希望她能不看自己所沒有的,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於是,我很快的回答她:當然有。

“是什麼?”,她有點羨慕的繼續問我。

“我以前一直很希望很希望有個女兒。”我口氣裝得很平淡。

“是怎麼樣子的女兒?”她繼續問,滿眼都是笑。

“我呀,我希望的女兒是很愛笑,很愛撒嬌的那種,我可以幫她綁漂亮的辮子……”

沒等我說完,她忍不住插嘴:“啊…….那就是我耶,那就是我耶。”

“沒錯,那就是你。”我用食指點一下她小小的鼻子,說:”妳讓我的願望實現了。”

以琳滿足地沒有繼續發問,並且靜靜地帶著微笑繼續擦著藥膏

我走到窗邊。這所醫院坐落在小山丘上,從高高的第七層樓窗戶向外望,有個很棒的風景….我看著遠遠一巒一巒的山,山腳下安安靜靜的湖,很有秩序的紅綠燈指揮著車輛前進,還有正碎步快跑著大概快要遲到的小學生……

我回頭看,看著以琳那仍然認真擦著藥的身影。


我心中一陣不捨。

我走過去,低頭親了她的頭髮,說:

”加油,妳會越來越好的。妳會越來越健康的。”

這句話,是說給她聽,也是說給我自己聽的。

牽著她的手,我臉上雖帶著微笑,但心裡卻不住地責備自己….
怎麼沒有提早發現是Shingles?
怎麼這麼粗心地以為是什麼蚊蟲咬傷??

對不起,以琳。媽媽應該要再小心一些,敏銳一些………..

 

走進電梯,她說:
 “媽媽,醫師跟護士他們都很好,都不會放棄我……妳跟爸爸也都不會…….
我好幸福喔。”

我忍著淚水,只能給她一個擁抱,一句話也答不出………


後記:
為了照顧以琳,丹尼蘇早上留在家裡照顧她,直等到我1點下課回來接班,他再到學校去上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