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事情的開端就是網球。

前些日子丹尼蘇很"溫柔"地跟我商量一件事:
"下個月有國際的網球公開賽,網球俱樂部徵求接待家庭,我們要不要也來試試看?"

"嗯~~~多久?多少錢?男的女的?哪一國人?也包吃嗎?要負責交通嗎?......"我問他一堆"現實"的問題。

他像個學生做報告似的必恭必敬地回答我每個問題。

"........"我,心中思索著,沒有回答。

"............."他,只好低著頭安靜的吃飯。猜他心中大概很大聲的喊:PLEASE,PLEASE,PLEASE......。
.......
.......
大概過了一點五秒那麼快但他覺得已經100年那麼久的時間後,我終於開口:
"好呀~~~但是我如果無法分身的話,你要幫忙喔。"我很慈祥的接受他的"提議"。

"嗯,好.....我等一下就跟俱樂部的人講。"
看他說的,好像冷靜的董事長一樣,其實看就知道他心裡定樂得又叫又跳的。


過了幾天,換以誠找我商量了
他很興奮的拿了一章表格給我,語焉不詳的一直問:"可以嗎可以嗎?我很想去可以嗎?"
不要急不要急,讓我看完是什麼再說.....
又是跟那個國際網球公開賽有關,俱樂部徵求檢球員。以誠很想試試看。
"嗯~~~可以選擇時段嗎?會不會影響到學校上課?老師給的作業有辦法如期完成嗎?......."我問他一堆"現實"的問題。
他十分興奮地用YES,MAYBE,MAYBE的超短句型回答每一個問題。
"Please,pleae,pretty please~~~~"他閃著亮晶晶的眼睛望著我,等著我點頭。
"等我跟爸爸討論後再說。"我把問題暫時擱著。
"耶~~~~"他高聲一喊,他太了解他爸爸了。
"還有,也要學校老師同意才行......"我補充。
"喔......"他好像有點洩氣,他可沒什麼把握老師會同意。

第二天,我們寫了一封信徵求學校老師的意見,並告知以誠將會因此而缺課一兩天。
當天,老師回信說這對孩子是個不錯的經驗,就放心的去吧。

以琳除了對哥哥可以當上檢球員有些羨慕外,
也因著家裡將有客人來訪而滿心期待著:"她會不會送我禮物呢?"
"哈哈,怎麼有可能,她來住我們家是要付錢的啦~~":我馬上點破她的美夢。
"喔,有錢喔?幾塊錢?可以給我嗎?....."唉唉,這小姑娘又開始作夢了。


就這樣,全家人都動起來了。


然後,有一天.......(下面是日記)

*星期四
.........
睡前,Haruka來了一封E-mail,說後天晚上七點到.....
"喝!!真的要來了嗎?"
雖然早就知道她會來,但感覺還是好意外
因為.....好多都還沒準備好.....
"明天吧,"我跟自己說:"很晚了,不要為明天的事憂慮,明天再準備吧....."
睡覺吧!!


*星期五:
早晨,送走了先生,孩子後,我如同往常的坐在書桌前,給自己一段安靜的時間.....

對於接待陌生人這事,心中有點不安,
理由有幾點:
1. 我不知道她是怎樣的一個人,雖然日劇裡的女生通常都是很溫柔有禮貌的那一型
   但誰知道會不會來一個很粗魯嫌東嫌西衛生習慣不好很難伺候的那種
2. 我完全不知道她的行程如何?我是不是必須要一直在家裡待命接送她?
3. 我也要幫她預備中午的便當盒......我已經好久沒做這事了,因為小朋友們的便當都是他們自己打理的
   沒想到今天我卻要幫一位外人準備便當。那種感覺好奇怪,好像我是一位有錢就推磨,"欺負"小孩子的那種人
4. 連續六天家裡多了一位陌生人,生活會被打擾到一個什麼地步呢?我的愛心夠用嗎?
.......  
.......
.......

翻開聖經,今天剛好讀到這一段:
利未記19章34節說:"和你們同居的外人,你們要看他如本地人一樣,並要愛他如己,因為你們在埃及地也作過寄居的......。"
霎時,我心裡"刷"一下想起了許多事:
我想到當年熱心接待客旅的亞伯拉罕與莎拉;
想到當年待在西雅圖整整一個月時,那待我如同家人般的John和Christin;
想到我寫在客房地板下的那句:你們務要常存弟兄相愛的心。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
想到當年住進這屋子時,我們夫妻倆手牽著手同心的禱告:"願每一位來到我們家的人,都受到神的祝福......。"
.......
.......
嗯~~
不管對方是怎樣的一個人,我都願意敞開心的來接待她,
並願主耶穌的恩惠也臨到她......

 

我起身,望著其實還算得上乾淨整齊的家:"好,開始!!"

.....快快快,衣櫥清空,書架清空,書桌的抽屜清空。

.....換上乾淨的床單,被套,枕頭套。

.....擺放兩個扁枕頭和一個厚枕頭,這樣可以調整最舒服的脖子位置,有個好眠。

.....一件吸滿陽光的春天被被再加一件清爽的夏天被被。要暖要涼,任君選擇。


哇~~~衣架居然不夠,快出去買.....


聽說(丹尼蘇說的)日本人對浴室洗手間很挑剔!!
好,快快快,把整個擦得亮晶晶,
記得要把浴缸旁的書都請出去,
誰知道她會不會一不小心就把水濺得到處是?


看一看冰箱.....嚇~~~一定不夠吃!!
昨晚丹尼蘇說職業的男選手會吃得像馬一樣,
女選手則少說也有半匹馬的食量。
(好奇怪的比喻喔....我覺得馬的吃相很優雅,量也不多,還有馬不是吃素嗎?)
實在是沒有時間上超市了....
心中盤算一下:
"嗯~~明天,早上必須去一趟書局.....下午也一定要到教會排練詩歌敬拜.....
結束後再繞過去買菜....應該來得及才是......
好,就這樣......"


中午丹尼蘇告訴我一個消息----芷雯來了E-mail
芷雯是誰呢?
就是我們在飛機上認識的一對來紐度蜜月的台灣新婚夫婦。
回紐西蘭的第二天,雖然一屋子散佈著亂糟糟尚待整理的行李,一堆未上架的書,DVD,CD.....都還躺在地上,
但我們還是很開心(勇敢?)的邀請對方來家坐坐。
"你們就假裝沒看到這些吧~~~":我笑咪咪的跟他們說。

而且還很大方的邀請他們到我們這一個月沒人管的雜亂庭園裡喝茶聊天.....
並且主動帶他們去吃派,逛超市......。
是呵,"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我看著芷雯部落格裡的相片,像吃了顆定心丸:Haruka,來吧,我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嗎?答案是還沒。

最後瀏覽客房的時候.......才發現.....
這個房間竟然連一個鏡子也沒有!!!!!
丹尼蘇覺得不需要,說以前的房客不也是這樣過的嗎?(真是委屈了曾經睡這一間的諸位房客)
不行啦,女生一定要打扮整齊才敢出房門的,男生都不知道,拜託拜託這次就依我吧~~~

我把鏡子都準備好了,請幫我釘一釘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