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媽來和我們住兩個多月,過幾天他們就要回去了。兩個月
過得好快啊,我心中嘀咕著。



初中、高中都住校,感覺自己對離家的適應力應該很強,
料想不到,北上唸大學時爸媽陪我到台北報到、租房子,
送他們到公路局坐國光號回台中後自己卻難過的不得了,
一個人坐在租來小房間的書桌前流眼淚。唸大學四年搬了四
次住處,爸媽是免費的搬運工,都確定我一切都安頓好後才
放心地回台中。

淑君她那時在台中,我們只有週末見面,有時課業忙就兩三
週見一次。離別更是時常的功課,國光號終點站的等候、
起站的送別,一直一直在生活中重複著。



下一站我跑得更遠。



大學畢業在中壢受軍官訓練四個月,由於我當班長服務了四
個月,大家禮讓我第一個抽籤,全班50人只有一支外島金門
籤,結果......竟是我抽中!出發去高雄坐船前一晚和她說再
見,說好隔天不用來火車站送我。隔天爸媽和弟妹送行,我
在火車裡找到位子坐下,他們一字排開站在窗外看著我,火
車啟動我們互相揮手直到看不見為止,至今這個影像仍深烙
在我腦海裡。大風大浪的台灣海峽,坐在運兵船的船底幾十
個小時,昏暗的燈泡、旁邊地上大家吐出來的穢物、加上通
風不良的船艙,離別後緊緊跟來的是嚴峻的成長。

服完役到新竹工作,後來又回台北唸研究所,相聚、離別仍
一直在生活中重複,直到我研究所畢業回台中工作。在台中
生活、工作了兩年半,接著從北半球搬到南半球的紐西蘭。
在老家的這兩年半竟是我自13歲離家後與爸媽相聚最久的一
段時間。



也許是之前的幾個月都在忙著準備移民,注意力都集中在跨
國搬家的大大小小事情,離別的情緒若有若無,但我知道這
次又跑得更遠了。我們將以誠托給爸媽兩個月,好利用這段
時間好好找房子安頓下來。離家的那一天,爸媽和弟弟送我
和淑君到台中車站坐中興號到中正機場,明知道兩個月後父
親、以誠就要來和我們相會,但爸媽在上車前幾句叮嚀勉勵
的話卻觸發家人分離時的不捨,大家在淚水中互相擁抱....
離開的人固然心裡難過,但留下來的家人也是。有了孩子漸
漸能深刻體會當初父母養育的辛苦,能夠灑脫地放手讓孩子
單飛多不容易啊。



在紐西蘭這十年,爸媽來看我們和孫子的次數遠比我們回去
看他們的次數多得多,幾乎每年都來,相聚分離的戲碼就這
樣一再的重演。但是父母都是會老的,一趟飛機要11個小時
再加上搭車和機場等候大概也要18小時,這對他們並不輕鬆。
淑君和我常在討論以後要怎樣輪流回去探望父母,只是我們
能待的時間都沒辦法很長。









過幾天我們大概會有一點失落感,因為

沒有人在星期一前就搶著把垃圾袋包好
沒有人搶著做花園的工作
聽不到以琳和爺爺玩捉迷藏時的笑聲
看不到父親坐在花園搖椅上休息
沒有人半夜去看以誠以琳有沒有踢被子
......

希望我有更多的智慧來看待離別。我想離別時會難過是因為
我們心中有愛,捨不得家人暫時從我們每日的生活中消失,
但是這份愛並沒有因分離而消失啊,這愛仍存在我們之間。
聖經上說我們在世上是客旅,永遠的住處是在天上,是的,
我相信在永恆中我與親愛的家人將會是永遠在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sunz 的頭像
dsunz

原來日子多麼美

dsun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